鞋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鞋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梦游刨尸巧遇鬼[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3:57:01 阅读: 来源:鞋架厂家

在一个昏暗的夜晚,一位穿着制服的警察如往常一样,开始在街上巡逻,说是巡逻其实也就是例行公事罢了。

深夜,巡逻警察阿龙已经开始犯困,大大的打了个哈欠,惺忪的将警车开道路边停下,熄灭了引擎又熄灭了前射灯,借着路边有点昏暗的路灯,无趣的填了填今天的巡逻表后正打算放下靠背休息,不经意间瞄到前面有情况。

阿龙似乎看见有个人走进了前方的巷子,于是阿龙便下车,拿着手电筒走到巷子边,阿龙模模糊糊看到有人,便打开手电照了照,没有人,借着调了几下聚光距离,手电筒照到整条巷子也没发现有人:“难道是太困了?看走眼了?”

摇了摇头便回到车内,很快阿龙就睡着了。睡前阿龙拿出摄像机放在方向盘前对着前面开机录像了。

第二天早晨,阿龙的同事阿辉拿着录像机就来到阿龙昨晚停车的位置,对了对从视频里截下的图片,图片中一个穿着粉白色睡衣披散着黑色过肩长发,手上似乎有泥土的痕迹,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朝着街道斜对面的院子走去。

阿辉收起图片也朝着那个院子走了过去。这院子不是很大,却给人一种很舒适的西方风格。阿辉穿过院子按了按门铃,不一会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不过看上去好像没有睡醒似得。

阿辉打量了一会就说道:“你好,我是公安局的,由于最近有人失踪,相信你应该从电视上知道了一些消息,为了保证市民安全,我们夜晚派人巡查,看见你深夜出了门,能不能告诉我你深夜出去近乎四个小时是去了哪里?”

女人疑惑不解的说道:“深夜出门?没有啊!我一整晚都在睡觉,哪都没去。你同事是不是看错了。”

阿辉拿出图片递给女人说道:“这是从视频里截的图,你看看图片里的人是不是你。”

女人接过图片看完递回去盯着阿辉似乎是在看一个疯子似得说道:“图里没人啊!警察同志,你是不是搞错了。”

听完女人的话,阿辉接过图惊讶的看到图片里真的没人,阿辉又拿起摄像机播放视频,想找出出现女人的那一段定格给女人看,可是从头播放到尾依然找不到视频里的女人,于是便对女人说道:“额……不管你有没有出门,我作为警察还是给你说一下,晚上不要出门,最近失踪的都是跟你差不多年龄的女人,到现在也没找到,请注意安全。”

说完阿辉就疑惑的转身离去,女人哦了一声关门继续睡觉去了。女人觉得今天似乎很困,这都快十点了还是很困,于是就接着睡觉去了。

夜晚时分,阿辉换了阿龙,还是那个地方,阿辉目不转睛的盯着路口,他要亲自看看那个女人到底出没出门,阿辉买了一大袋速溶咖啡,一包接着一包冲着、喝着,死命抵抗困乏的精神。

就这样阿辉一直盯到了早晨五点,也没见着任何人走过,困乏的自己再也熬不住,就这样睡着了,就在这时路口一个女人穿着睡衣,过肩的长发披散着,脚上穿着黑色的高跟鞋慢慢的从右边的巷子走上左边斜对面的院子,开了门进屋了。

早上十来点阿辉从缓缓醒来,甩了甩头,眯着眼看了一眼路边又看了看手表,便发动引擎回警察局了。女人醒来起床走向洗手间准备洗漱,她发现放水盆里有些许谁冲过的泥印,女人伸手抹去,就这时候女人发现手指甲里都是泥。

呆了一会,女人便不太在意的就收拾了一会,打算出门一趟,走到边鞋柜就打开准备拿鞋子的,她看到鞋柜里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特别脏,都是泥还散发出臭味,女人捂着鼻子拧起鞋子仔细一看:“这不就是先前自己手指甲里的泥么?”女人不多想便把鞋子拧到卫生间清理干净鞋子上面的泥土。

女人这几天总感觉困乏,起床之后总感觉身体乏力,于是就去看医生,医生给她开了些药,而医生说的是她睡眠质量不好,导致困乏无力。

女人在回家的路上就回想:鞋子脏脏的,早起指甲缝也都是泥,难道自己有夜游症?想到这里女人有了个决定,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有夜游症,而且人家警察还说自己晚上有出去过。

女人想到便开始行动,去眼镜店买了一副镜框,又去科技点买了个笔筒式录影器,回家路上从粮店带了一大包面粉回家,到了家中女人讲录影器用胶带绑在镜框右腿上,试了试效果,视角正好。弄好这些便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不知不觉夜很深了,女人觉得有些困乏,关闭电视机回到卧室,想了想洗漱完便拆开面粉洒在床边四周地板上戴上眼镜框打开录影器开关便睡下了。

>>

第二天醒来,女人一脸苍白的拿着录影器里的内存卡匆匆忙忙跑到警察局。

警察局会议室内,局长浅蓝亲自到了会议室,会议室里四周昏暗,中间投影机似乎在播放着一个录影,从视角犹如一个人亲眼所见:慢慢的,坐起来了,下床走到门边从鞋柜取出黑色高跟鞋穿在脚上就这么开门出去了,出了院子走向对面的巷子。

就这么一路走了一个多小时,也不知现在是在哪里,只能依稀记得一直是往一个方向走的,来到一片树林,就在一丛矮小的灌木丛停了下来,用手开始挖土,渐渐的越挖越深,在挖进去的半米深看见有个彩条的帆布袋子,这时手停了下来,起身向后转过身。

忽然就伸出双手似乎牵着什么东西,就这样跳这转起来,忽然投影模糊了一下又正常了。

浅蓝说道:“停,往回点,帧数变长,慢慢放一边。”

画面又回到转圈圈,转转着又模糊了一下,浅蓝似乎发现了什么:“停,再回放,帧数拉到最长,再放一遍。”

就这样一遍又一遍重复着刚才的画面,最后精确的定格在模糊的那瞬间,模糊中看到一个黑影,无法看清是男是女,只能看出身高似乎和摄影人一般高,都转过头去看女人,浅蓝问道:“这是你自己拍摄的?”

女人回答:“是的,我因为怀疑自己有夜游症,便买了镜框绑上录影器,由于每天醒来都发现指甲缝里有泥,鞋子也是脏兮兮的,还有一股恶臭,这就是我穿的那双高跟鞋。”

说完拧起一个塑料袋递给浅蓝,浅蓝接过袋子打开也问道一股臭味,连忙递给下属:“拿去化验泥土成分,阿龙、阿辉仔细反复看视频给我一份详细的路线图。”顿了顿转过去对女人说道:“你带我去你家。”

浅蓝一路跟着女人来到她家,走进卧室床边地上满是白色面粉,还留有两串脚印,就疑惑问道:“这是?”

女人回答道:“我就是想确定是否真的离开过。”

浅蓝皱了皱眉头:“看样子你却是出去过。”

转念一想,似乎想到什么就对女人说道:“这样,你晚上照常睡觉,我安排几个人在你门口守着,等你出来,他们会一直跟着你,如果有什么事情也好及时向我汇报。”

滴滴滴,浅蓝摸出手机,是阿辉打来的:“喂阿辉,怎么样?”

“蓝哥,不行啊,画不出来,这视角看似没有换过方向,单实际是换过方向的,因为总一个方向会遇到河,但是视频里没有河。”

“行了,这样,你和阿龙晚上守着她的门,她出来你们就跟着。必须要确保她的安全。”

“是”

夜间,阿龙和阿辉正在车上说着什么,就看见女人出来了,阿辉马上打了个电话给局长两人就跟上女人走了,一路曲折果然不是走直线,就在走出去三里地的时候浅蓝与他们会和了,浅蓝问道:“阿辉,怎么样,没出什么事吧”

阿辉摇头道:“蓝哥,她一路上没有停留,一直是睡眠状态,确实是梦游症。”

浅蓝点点头:“继续跟上,阿辉联系局里,带上法医一块过来会和。”

阿辉不解道:“蓝哥,还叫法医做什么?”

阿龙这是苦笑道:“我说阿辉,你就没看见视频里那袋子么?还有蓝哥叫你拿去给化验室化验么?蓝哥早发现那股臭味就是尸臭,说不定袋子里装的就是尸体。”

浅蓝微笑道:“还是阿龙聪明,阿辉好好学着点,办事一点都不仔细。”

三人就这么一路跟到树林边,法医和其他警察也感到了,就这样一群人跟着一个女人进入树林,黝黑的前方总人就这么摸着黑,靠着银光棒前进。

由于浅蓝吩咐不许打开手电筒等强光刺激到梦游中的女人,以免惊醒女人导致女人睁开眼受到惊吓猝死,因为很多关于梦游中的人是不能惊醒,不然不是当场吓死就是精神分裂。

就这样众人跟着就来到了视频中的灌木丛,只见女人轻车熟路的将之前掩盖好的泥土有挖开了,挖开到半米深站起身转过来慢慢伸起双手,似乎女人和什么人手牵手转着圈似得,忽然女人倒在地上,众人刚想上前去却被浅蓝拦住了。

大伙就这么盯着女人,忽然女人身边一个黑影慢慢的显现,越来越清晰,浅蓝看见似乎很熟悉的背影,脑袋跟放幻灯片似得唰唰唰,一个一个的案例闪现,忽然定格在之前失踪的案例,他见过照片中的她的背影,没错就是她。

>>

只见黑影闪了几下就像监控受到磁场似得,曲折几下就消失了,此时浅蓝带着众人去到女人身边,确定女人只是熟睡,并无大碍后就叫人挖开那个坑,从坑中挖出一个很大的袋子,打开袋子一股恶臭扑鼻而来,大部分警察都被熏得直接呕吐,浅蓝硬撑着没吐,捂着口鼻只会法医官验尸。

法医官带着白手套,穿上隔绝服,将袋子里的尸体一块一块拣出来,碎尸被摆放在白布上,接着法医凭借对人体的了解一块一块拼凑起来,再最后将尸体的左眼装上眼洞的时候,啊的一声尖叫。

众人回过头惊讶的发现站在后面的一个警察就那么张牙舞爪的悬在空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掐着他的脖子硬生生提在空中似得,众人看见警察后面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影正掐着警察的脖子。

忽然只见警察脖子噗的从后面穿刺到身前一尺长的舌头,鲜血顿时喷涌而出,鬼影忽的又消失不见,就在鬼影消失的瞬间,那警察砰的一声尸体分成七八块,鲜血如雨喷洒而下。

众人何时见过这场面,有的吓得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有的则惊声尖叫有鬼,拼命的跑。而法医早已吓晕过去,浅蓝忽然拿出他那随身携带的黄金罗盘,微微颤抖的四周扫视。

浅蓝似乎想起什么,跑去背上女人,嘴咬罗盘,死命奔跑,浅蓝跑着跑着忽然觉得身子一轻,背后没有了东西,回头一看,女人就像被拧起的小鸡似得悬在空中,浅蓝刚想跑过去拉女人的腿,女人忽的被一股力道向后拉去。

浅蓝一跺脚便追上去,一路追到一个山洞,伸手不见五指,浅蓝忽然看见山洞里一冒起一团鬼火,缓缓鬼火便形成了一个女鬼,这个女鬼浅蓝再熟悉不过了,这就是前些天失踪的女子,此时这女鬼又变化了。

只见这女鬼痛苦的嘶吼,胸口噗的裂开,心脏被巨力拉扯而出,接着就是肝脏、胃、肾脏接二连三的破体而出,最后是眼珠突的一下飞弹而出,浅蓝吓得冷汗直冒,连手上的皮手套都浸透了。

当女鬼肢体被解体时,浅蓝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头皮发麻,连忙左手掐佛珠,右手摸罗盘。女鬼似乎一直在浅蓝面前表演着什么,最后女鬼变回原本失踪的女子模样:“我报仇了,我终于报仇了,哈哈哈。”

浅蓝刚想有什么说辞,只听女鬼道:“你是警察局局长浅蓝吧,你刚才差点丢掉性命,你差点就要被你自己人杀死,他们在你上任前就一直蛮横霸道,无恶不作,没想到他们极力掩盖我的死却无意间被你接到这个案子,他们要把你骗到树林杀了你,他们还有这个女人,都为了金钱隐瞒一切,前任局长因为独吞了封口费被杀掉,没想到你不被金钱诱惑,他们偷偷放到你家的钱都被你上交了,我知道你破不了我的案子,所以接着这次机会我要统统杀掉他们,用他们的血祭奠我的愤怒和不平。”

浅蓝听明白了,完全明白了,而脑袋不争气的就这么昏倒过去了。

一年过去了,浅蓝已经不在是警察局局长,浅蓝辞职了,来到了一个网络平台做了鬼故事主播,一直就讲着鬼故事,而经常结束后总会说一句“鬼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人心,没有可怕的人心,就不会出现可怕的鬼魂!”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