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鞋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潜力生生存状况调查

发布时间:2020-07-13 20:33:43 阅读: 来源:鞋架厂家

编者按 有这样一群特殊的学生,他们学习成绩不佳,厌学、有网瘾、吸毒或其他问题。他们经常被称为“问题生”、“学困生”、“后进生”或“差生”,在欧美一些国家,他们被善意地称为“潜力生”。

在中国,围绕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的一系列调查研究显示,青少年心理问题有增无减,约20%的青少年在心理健康或行为方面存在问题,问题严重的在4.2%左右,处于心理亚健康状态的为20%左右。

2009年底至2010年上半年,中央综治委办公室、中央综治委预青办等部门联合开展的“重点青少年群体摸底排查专项行动”结果显示,全国约有2820万名达到法定入学年龄但又不在学、无职业的闲散青少年,其中“有不良或严重不良行为”的青少年115万人;“有严重不良行为”的青少年达25万人。

每个人的故事都可以拍成电视

记者见到阿芳时,她顶着湿哒哒的头发,趿拉着一双夹趾拖鞋,坐在太阳底下,偶尔用眼睛瞄瞄那些正在烈日下训练的同学。

15岁的时候,阿芳和室友一起离家出走。原因很简单:“我爸爸很早就去世了,妈妈不管我,所以我也不想读书了。”

一个月前,她的QQ响了,是妈妈发的消息:“阿芳,回来吧,妈妈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那样对你了。”

“我本来不想回家,可是我妈妈一遍又一遍地求我,我心软了。没想到一回来就被送到这所学校。”阿芳笑了,带着一丝无奈。

“离家出走你怕吗?”记者问她。

“不怕,因为我和室友一起。”说起离家出走她有些兴奋,“我们去了上海、深圳、广州,什么都干过,在酒吧也工作过,喝酒、吸毒、抽烟样样都会。”

“那你的室友现在怎么样了?”

“她好惨。我离开的时候,她怀孕了,她的男朋友也不要她了。”阿芳望着龙悔学校围墙铁丝栅栏外的天空,轻轻地叹了口气,“唉,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

龙悔心理专修学校是一所专门为转化教育阿芳这类“潜力生”开办的特训学校,在这个学校里有50多名学生,大多有过沉迷网络、辍学、离家出走的经历,甚至有吸毒、打架、犯罪等行为。和阿芳一起进来的女孩在外面做足浴时还曾被强暴过,那时才十五六岁。龙悔的校长吴军豹说:这里的每个学生都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故事,他们每个人的故事都可以拍成电视。

吴校长做了4年的特殊教育,他将这些学生分为三类:行为不良型,如打架斗殴、吸毒、偷盗等;心理障碍型,如社交恐惧、偏执人格;青少年次文化型,如厌学逃学、性别模糊、追逐非主流、混黑社会。

吴校长说,他更愿意像欧美一些国家一样,称他们为“潜力生”,因为他觉得从教育学上分析,这个青少年群体有个共同特点,就是由于认知、情绪、意志力、环境等诸多环节出现问题,导致他们的学习成绩暂时落后于同龄人,并造成他们在学习意志、心理健康、行为性格等方面存在或多或少的临时性障碍。而这些问题与障碍,是可以通过人为干预逐渐消解的。

这就意味着这些孩子存在着转变的潜力,而且他也担心“如果给他们贴上问题学生的标签,会给他们心理上带来负面影响,加重他们的心理疾病”。

“这些孩子应该被称为带着残留问题行走扭曲道路的群体。”中国江西新闻网代总编辑、心理咨询师王光忠却认为把这些孩子定义为“潜力生”不够严谨,他认为只有正视问题,才能够改变自己。

在记者询问阿芳为什么进龙悔时,她笑着说:“当然是因为我有问题,才被送进来学习的。”停顿了一下,她望着那边在训练的同学继续说,“来龙悔的学生每个人身上都是有些问题的,要不然也不会进来。”

游木,来自深圳,他称自己被送进龙悔的原因是“有网瘾、不听话”。问他怎么不听话,他也说不上来,只说:“除了吸毒,我什么不好的事都干过。”不吸毒,是因为他“在电视上看到吸毒的坏处”。

行为班的班长邹翔也吸了半年的冰毒。据他自己描述,他的那些朋友在他面前吸冰毒,前两次“忍住了”,第三次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了”。

学习班的赵冰也是一个有毒瘾的学生,来到龙悔后仍然想方设法弄到烟和毒品。邹翔说:“他连心理班那些学生的药物都偷来吸。”

阿英今年15岁,是心理班的学生。记者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就对着记者问:“你爱不爱我?”与她有过接触的心理系实习生毛情红介绍说:“她患有歌德斯尔摩情结,简单地说是爱上了害她的男人。”

阿英13岁时曾被一黑社会贩毒分子迷奸。事后她竟爱上了施害者,并跟随其生活,为其贩卖毒品、坐吧台、当服务生,并遭受别人的毒打。阿英说自己曾经每天能赚上好几千元,其中一半要给自己的爱人。去年9月,她开始吸食毒品。

“我交过8个男朋友,他们都三四十岁,我不是真正爱他们,我知道他们要我做什么,但总比闷在家里好,爸爸妈妈不爱我,我希望得到爱,而他们就是那样爱我,我觉得很幸福。”

来到学校后,阿英原来做了内蓬的红色头发被“修理”成黑短发,皮肤因军训也变得黝黑粗糙。同寝室的同学告诉记者,阿英经常莫名其妙地哭起来,刚开始同学们还会劝慰,后来大家都见怪不怪了。

阿英右手中指上文了个“强”字,有一天她主动告诉毛情红,强是她真正爱的人。“我们很相爱,但是由于他比我大很多,我们双方父母都不同意。他是黑社会老大,不知道我来这所学校,他知道了一定会把我带出去的。”

“强”,就是把13岁的阿英迷奸的黑社会贩毒分子。

“有一个黑社会的兄弟为了我被砍了8刀,这世上没有谁能像他们那样去爱我,包括我的父母,所以我甘愿为他们做任何事。”她说。

峨眉山工作服设计

大连定制职业装

营口定制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