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鞋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李志林优先股制度是明年股市行情最大的希望

发布时间:2020-10-17 01:14:47 阅读: 来源:鞋架厂家

李志林:优先股制度是明年股市行情最大的希望

源于廉政反腐、注重民生、发展经济、加强改革、实干兴邦的治国新政,迫使股市管理层转变“彻底市场化”立场、停发新股、改善供求关系、表明实质性改革的态度,遂使濒临危机的股市出现了年末大翻盘,收出绝大多数人意想不到的年阳线。  那么,在年末大翻盘后,市场对2013年股市的期盼是什么?  1。期盼不要将年末翻盘归功于70多项股市“新政”。近期,随着股市的估值修复、股指节节上涨,媒体上为今年以来管理层推出的股市“新政”评功摆好、歌功颂德舆论多了起来,我认为十分有害。尽管新证监会领导上任后,高频率地发布股市“新政”,其改革的愿望是强烈的,65份法律文件也是必要的和有益的,但是,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观点看,股市还是从2473点跌到1949点,跌幅高达21.2%,是国际股市中一次标准的股灾。具体表现在:无视供求的严重失衡,迟迟不理睬市场停发新股、休养生息的强烈呼声;只注重打击二级市场“炒小”、“炒新”、“炒差”,打击操纵股价和内幕交易,却放松了对一级市场的监管,对上市公司造假欺诈、业绩变脸等更严重的违法违规行为惩治不力,对PE腐败熟视无睹,对新股询价过程中的权钱交易麻木不仁;扩容大跃进思想有增无减,不顾实际地叫喊“10年后上市公司将达1万家”,“中国股市规模没有理由不成为世界第一”的口号,沾沾自喜于中国股市20年走完了世界股市200年的扩容道路,称之为:“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巨大成功”,“世界奇迹”,而无视于股市付出了“12年涨幅为负”的沉重代价;股市政策倾斜于利益集团的利益,倾斜于融资者,而严重伤害投资者的利益。直至跌破了去年底收盘指数时还坚称:“不存在救市概念”,导致绝大多数新股严重破发,股价崩溃式下跌,迫使大批中小盘投资者在2000点以下绝望地割肉离场。应该说,年末股市的翻盘,更凸显了以前股市“新政”的表层化、时机失当和苍白无力。唯有实事求是地承认失误,才能“知耻而后勇”,倾听市场呼声和首创精神,奋力深化改革。  2。期盼不要把暂停新股发行作为诱多的权宜之计。从9月25日以来,新股停发已3个多月。这说明,此前的新股发行改革,虽然打着“市场化”的旗号,实际上是为利益集团互相勾结、疯狂掠夺中小投资者财富开了方便之门。这种改革很不成功,很让市场失望。所以,对明年的新股发行进一步改革,管理层必须尽早向市场明确总方案、路线图、时间表,而不能仅仅停留在为830家排队新股分流上市层面。何时恢复发行股?时间不应早于明年4月年报公布完之前。另外,在改革内容上,至少应包括引进集体诉讼制度和赔偿制度;严厉打击上市公司高管、保荐人、承销商、PE的造假和欺诈上市;引进优先股制度;落实养老基金和住房公积金入市;在散户为投资主体未改变之前,明显放慢扩容节奏;将20多年来的融资市变为投资市等。如果还是以小打小闹的改革走老路,匆忙恢复新股发行,那就必将再次打击投资者信心,导致股市崩盘,1949点也不会是底。  3。期盼引进优先股制度作为股市实质性改革的突破口。李克强同志指出:“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在我看来,股市改革的最大红利,便是引进优先股制度。在欧美国家股市,只有普通股和优先股之分,所以他们的股市不存在“一股独大”和没完没了的大小非减持问题。而这两个问题,正是中国股市20多年来熊长牛短的最大症结所在,哪怕2005年的股改,都没有解决,并且越演越烈。也是本次跌到1949点的最大利空和恐惧之所在。  为此,我从国庆节以来就喋喋不休地提出拯救股市危机“三招”,主张用优先股来化解股市症结:今后的新股第一大股东的股权不得超过30%,多余部分定性为优先股;今后的增发股,一律定性为优先股。所谓优先股,即不能参与企业的决策权,没有表决权,不属于控股股权,只有在企业破产后可优先分得清算资产;只能靠长期投资分红利,不得在二级市场抛售,只可再在一级市场定向转让。  非常有幸,我的“优先股”建议,先是被银监会的《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的文件采纳,明确今后银行股的增发可考虑用优先股的方式。最近,证监会副主席庄心一在管理层中首次表态:“要研究引进优先股制度”。可以说,本周初,在市场一片“久盘必跌”声中,正是庄心一的这一表态,直接导致了本周二以巨量长阳突破了2200点。  因为,一旦实行了优先股制度,新股的一股独大将不复存在,30%股权稍有减持,第一大股东的地位就会被人夺去,并且大股东还手持一定比例不能抛售的优先股,势必兢兢业业搞好企业经营,提升上市公司业绩,加强对股东的分红。市场就不会再害怕新股上市用少量股份“高价钓鱼”。其次,再融资将变为优先股,这样,绩差和绩平上市公司就很难找到参加增发的对象,难以融到资,此前那种没完没了的再融资的压力就大大消除。第三,市场最为恐惧的大小非高价减持便迎刃而解,反而加剧上市公司的收购兼并。第四、830家排队企业会发现上市得不偿失、无大利可图,至少有一半以上会主动撤销申请,新股“堰塞湖”就迅速化解。第五、在“市场公害”被消除后,养老基金、住房公积金、社保基金、社会机构基金,以及20万-30万亿的银行理财中的一部分,便会大批进入股市,促进供求平衡,使股市走向健康、稳定、繁荣的“慢牛”轨道,成为重要的投资场所,成为拉动经济消费的重要力量,成为国民经济晴雨表。  4。期盼市场的估值恢复到合理水平。12月初,股市之所以跌破2000点,表面上看是因为市场信心的崩溃,实质上是股指估值标准的崩溃。不仅银行股为代表的大盘股估值跌倒了5-8倍市盈率,而且,由于一些根本不懂股市合理估值的经济学家鼓噪“中小板20倍市盈率和创业板30倍市盈率仍然泡沫严重,必须向大盘股估值看齐”,从而导致了大批中小盘股股价出现悬崖似的跳水。其实,大、中、小盘股的估值标准,绝不是像“公园里的冬青树一样齐”,也不是像物价局核物价一样简单,而是有着产业性质,业绩成长性、股本扩张性、股价弹性、获利的方便性等方面的重大差异,决不可同日而语。例如,美国的道琼斯指数估值是10-12倍市盈率,标普500指数的估值是15-18倍市盈率,而纳斯达克指数的估值则是35-40倍市盈率。问题是,人家是分为3个市场,而中国股市则将3个市场混为一个市场,经常用一个估值标准来裁定股价高与低。并且在每一个大底时,都可听到“中小盘股股价还没有跌透”的说法,而每一次见底反弹,总是中小盘股涨幅最大。  但事实说明一切,12月以来,又是中小盘股跑赢了大盘,由此表明,本轮行情是估值全面修复的行情,是股市各板块严重超跌后的轮番反弹的中级行情,是各类资金都可各得其所的行情。  我无法预言2013年行情,只能认为到明年春生和春收阶段,大盘很有可能收复今年的2478点的失地,较长时间在2200-2500箱体内震荡运行。至于是否会拓展出更大的上涨空间,主要取决于管理层能否将优先股制度予以落实。对此,需要广大市场人士齐声强烈呼吁。要防止有关部门因股指脱离底部、大幅上涨,而发生分歧,像今年初的“养老基金将入市”那样成为忽悠,再次变卦。  优先股制度,可谓2013年股市行情最大的希望,也是最大的变数。

gcse课程

alevel课程辅导机构

ib补课机构

ib课程体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