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鞋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个心形小挂坠[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2:53 阅读: 来源:鞋架厂家

我的妈妈名叫波莉。在我进入堪萨斯城的一所市立学校读书那年,妈妈也结束了长达十多年的家庭主妇生活,应聘到我们学校,做了一名校车司机。

每天,我和同学们一起,乘坐妈妈驾驶的校车上学和回家。

半个学期后,我们这辆校车里,增加了一位从佛罗里达州转过来的同学,他的名字叫查理。查理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小得多,金黄色的头发,蓝水晶般的大眼睛。

每天去学校的途中,同学们总是叽叽喳喳地,告诉我妈妈一些关于他们家里的事情,只有查理例外。他喜欢安静地坐在位置上,沉默寡言,很多时候他只是呆呆地看着窗外。甚至当我妈妈很有礼貌地问他叫什么名字的时候,查理也没有回答。

查理似乎并不是一个安分的人。自从他加入我们这辆校车以后,各种不好的状况就不断发生了!打架吵嘴的事情基本上都是由查理引发的;如果地面上有废纸球或者其它垃圾,那一定就是查理干的;如果有个女同学忽然在车里哭了起来,那十有八九就是查理拉了她的头发……

我的妈妈似乎有教育每一位孩子的责任和义务。可是无论我的妈妈如何问,查理就是一声不吭,只睁着那双大眼睛盯着我妈妈,一眨不眨。我对妈妈说那是一种无声的抵抗,我妈妈却说,那只是一种孤独。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有一次周末,我和妈妈在游乐场里碰到了校长,他们谈论起了查理。

校长知道不少关于查理的事情,他告诉我的妈妈说,查理的父亲在他两岁的时候就死了,母亲因为不堪生活的重担而离家出走,所以查理只能从佛罗里达州来到这里投奔他那年迈而且粗暴的外公。

我的妈妈后来对我说,查理有时候虽然很讨厌,但却非常可怜。

妈妈驾驶的校车每天要经过我家门口,但是我基本上都要坐到终点站,然后和妈妈一起步行回家。某一个傍晚,当车子进入终点站后,妈妈开始用拖把打扫卫生,她发现在一个座位下面有一个笔记本。妈妈捡起来,不经意地翻了一下,只见在那个笔记本的扉页上写着一句话:“我是一个被遗忘的人!”

“他是一个非常需要关怀和爱的孩子!”我的妈妈喃喃地说。从那一刻开始,我和妈妈下定决心要给查理更多的温暖和关爱。可查理似乎并不领情。每次,我们在早上跟他说早安,他却报以沉默;我们在万圣节祝他快乐,他却给我们一个冷笑。

我和妈妈几乎束手无策了。我对妈妈说:算了吧,不要管他的事情了,他可能根本就不需要别人给他关怀与爱。但我的妈妈说:不行。她依旧坚信这个孩子需要温暖!所以,每次查理从我妈妈身边走过的时候,我的妈妈总要揉揉他的头发,拍拍他的肩膀,不管他是否理解和接受她的善意。

很快到了期末。

同学们都制作了许多小礼品送给我的妈妈。其中有一个非常精美的心形小挂坠,是用纸叠起来的,一面写着“最佳校车司机”,另一面则写着“我们爱波莉,波莉爱我们!”

我的妈妈开心极了,她把这个小挂坠挂在仪表盘上,舍不得摘下来。

放寒假的那天,因为妈妈参加学校的一个会议,我们就在车里等她。这时候,我们看见查理往驾驶座那边走过去,似乎是在看操场上几个正在踢球的高年级同学。不过他很快又回到了座位,继续沉默。

几分钟后,妈妈开完会来到车上,她一边对同学们说着抱歉,一边准备发动车子。这时,妈妈突然像发现了什么事情,转过头来问我们:“谁见过我的小挂坠吗?是谁拿去玩了吗?”

同学们都沉默着,没有一个吭声。

突然,一个男同学站起来说:“查理刚才往那边去过,我敢打赌,一定是他拿的!”

很快,更多的同学随即附和起来:“是,肯定是他!”

我没有说话。因为没有亲眼看见,我不能乱下判断,但是我在心底也认为,一定是查理拿了我妈妈的小挂坠。

我的妈妈走到查理的座位旁,问:“查理,你老实告诉我,你看到过我的心形小挂坠了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查理显得有些委屈而愤怒,他一边大声喊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几枚硬币和一个小球,“你们看,我没拿过!”

“检查他的口袋!”同学们异口同声地坚持着。

查理瞪着他的大眼,用一种很复杂的目光看着我的妈妈。显然,我妈妈没有心软,她蹲下身来,把手伸进查理的一个口袋,没有。我的妈妈又把手伸进查理的另一个口袋——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我们似乎预想到将会发生些什么。我的妈妈看着查理,查理用他那双蓝水晶般的大眼睛看着我的妈妈,一如既往地沉默。

三秒钟后,我们发现我们错了——我的妈妈,她空着手从查理的口袋里抽出来。

“对不起,查理,我们大家都误会你了!”我的妈妈跟查理说。接着,她站起身来大声地告诉同学们,“小朋友们,我们弄错了,一定是在我来到这里之前,那颗心已经掉了,待会我到停车场再找一下。”

查理一言不发地坐在他的座位上,下车时,他依旧用那双蓝水晶般的大眼睛看了妈妈一眼。

不久,查理搬走了……

时间转眼过去了很多年。后来,妈妈退休了,而我也有了自己的工作。

有一天,我陪妈妈去堪萨斯城的百货公司里购物,忽然,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走过来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人,他试验性地问我和妈妈:“波莉、特尼斯吗?你们是波莉、特尼斯母女吗?”

我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年轻人,在和他对视的那两秒钟里,我注意到了他那双蓝水晶般的大眼睛,我和妈妈几乎在同一时间认出了他——查理!

他的确就是查理!查理告诉我们,他后来一直住在蒙大拿州,现在是一家证券公司的总经理,这一次,他是到堪萨斯城来出差。接着,查理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钥匙链,上面挂着的,是一个有些变形和褪色的心形小挂坠。我认得,这就是我妈妈曾经挂在仪表盘上的小挂坠。

查理看着我妈妈,说:“‘我们爱波莉,波莉爱我们!’谢谢你,波莉!是你,给了我拥抱生活的希望和力量!”

查理说完,紧紧地抱住了我的妈妈,在他那双蓝水晶似的眼睛里,有愧疚,更有感激……

查理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我和妈妈都非常为他开心,但是我不理解,那个心形小挂坠为什么会在他身上,当初我的妈妈不是检查过他的口袋吗?

“其实,当时我已经在查理的口袋里摸到了小挂坠,但是在掏出来的前一秒钟,我想起了他写在书本角落上的那句话,‘我是一个被遗忘的人’,我想用我的实际行动告诉他,他并不是一个被人遗忘的人!”妈妈告诉我说,“孩子,你要记住:一个需要关怀与爱的人,他一定更加需要尊重与支持、理解与宽容!”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