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鞋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国防大学教授韩旭东第三次世界大战可能性是存在的

发布时间:2021-01-21 16:41:37 阅读: 来源:鞋架厂家

国防大学教授韩旭东:第三次世界大战可能性是存在的

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世界性战争已进入第三个发展阶段。

随着乌克兰危机的深入,人们越来越担心美国与俄罗斯之间发生直接军事冲突。一旦美俄爆发军事较量,存在向全球蔓延的可能,世界性战争爆发的可能性不能说没有。

目前全球进入了新的世界性战争的时代。其主要特点是:外层空间、网络空间和海洋空间等成为博弈的主战场;技术较量成为博弈主线;参与较量的国家数量空前等。

为维护国家利益,中国军力应以这种世界性战争为基点来发展。这主要是因为:一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军力发展一直是维护“陆权利益”为中心进行的。随着海洋空间争夺战日益激烈,中国军力发展必须调整思路,由以维护“陆权利益”为中心,向以维护“海权利益”为中心转变。二是在新的世界性战争时代,中国位于这种博弈与竞争的焦点地区,迫使我国必须以世界性战争为基点来发展军力。我国位于北冰洋、太平洋和印度洋的中心地带。我国海洋力量的发展牵动着各国的神经。在这种形势之下,我国需要发展军力,掌握主动避免被动。三是随着我国国家利益海外不断拓展,我国海外利益遍布全球。如果没有全球性的军力,维护我国海外利益安全如同一句空话。四是我国海空远程或海外作战能力十分有限。我们必须以世界性战争为基点来发展军力,特别是海空军力。

第三次世界大战或爆发

最近几年,世界多个地区热点不断,以乌克兰为中心点的前苏联地区,成为美俄两国角逐地区利益的中心地带;中东地区多个国家合法政权被推翻后,被美国及西方国家新扶持起的傀儡政权,不但迟迟不能恢复稳定和重建,大部分国家仍被拖入持久的国内战争之中。

以色列对加沙地区发起的新一轮攻击,已使以巴之间在短期内很难坐到谈判桌旁,找到解决两国冲突的有效途径和办法,由此导致中东地区局势变得更加复杂。

在亚洲地区,朝鲜半岛问题不但不能彻底解决,而且还时有爆发冲突的风险;由于强权介入和日本军国主义抬头,日本与邻国之间新旧矛盾交织在一起,个别国家欲趁机掠夺他国领土,爆发局部战争的风险依然存在。

从总体上看,单极世界格局已被打破,多记世界格局尚未形成,在世界格局这一演变过程中,大国之间的政治和利益博弈,严重威胁着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与安全。尤其是美俄两国之间的角力,在地区问题上已渐趋白热化,对正在建立过程中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从某种程度上形成潜在威胁。

中美两国虽都承诺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但在具体问题上往往是各行其是,按照各自的思路处理地区问题,显现出意识形态对立所带来两国之间,南辕北辙的处理地区问题方式。大国之间的持续对抗,使多个地区热点问题加剧和失控,硝烟弥漫的地区局势或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战,已成为地区国家和国际社会,所共同担心的突出问题。

首先,从前苏联解体后的乌克兰问题上看,美国及西方国家执意将乌克兰拉入北约怀抱,由于前苏联的影子俄族人又散居在各加盟国,乌克兰想整体加入欧盟和北约,势必带来居住在乌国内俄族民众的极力反对,由此使乌克兰走向解体并致内战爆发。

美俄两国持续的争夺,使乌克兰局势彻底失控,新发生震惊国际社会的马航MH17客机被导弹击毁,与美俄两国地区争夺有着直接的关系。

现在美国及西方国家将矛头直指俄罗斯,并开始加大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有可能将普京领导的俄罗斯闭上绝路,在乌克兰问题上与美国及西方国家彻底摊牌。

现在马航MH17客机被击落一切均指向俄罗斯,如果真是俄罗斯支持乌亲俄武装所为,已对俄罗斯失去信任和信心的美国及西方国家,将解决这一危机问题的有效途径和办法,最终押在美俄两国的军事摊牌手段上,这将是一场结果难料的极其残酷的战争。

其次,在亚洲尤其是半岛地区,由于美国东移亚洲战略的作用,各种战争因素不断在积累。美国长期驻军日韩两国,朝韩双方对抗使半岛局势极其脆弱,美韩两国针对朝鲜不断进行的军演,始终使朝鲜紧绷战争之弦的根本原因,有关各方稍有不慎一旦擦枪走火,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半岛战争;

日本政府在安倍晋三的主导下,加快了“修宪强军”复辟军国主义的步伐,美国政府支持日本解禁自卫权,使安倍显得更加有恃无恐,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周边多国提出领土要求;

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明显带有遏制和围堵中国的色彩,使与中国相邻的越菲等国认为有了靠山,也想趁机在中国的地盘上捞上一把,在南海诸道频繁挑战中国主权底线。如果日菲越等国一意孤星,继续挑战中国主权底线,中国不会忍气吞声咽下苦果。所有种种都使亚洲充满战争风险,如果美日错打算盘,亚洲再战不可避免。

外媒报道称,乌克兰东部地区地势平坦,景色平淡无奇,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雏形很可能正在这里形成。

报道称,一百年前的七月,欧洲在一场灾难的前夕,7月5日,德国皇帝威廉二世给了奥匈帝国“口头支票”,表示支持奥匈帝国在巴尔干问题的立场。一个月之后,欧洲陷入了绵延四年之久的战火之中。一战掀开了欧洲持续三十多年的动荡,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欧洲已经满目疮痍。

报道认为,像100年前一样,国际体系即将崩溃。美国对外政策理事会副主席伊兰?伯曼称,当时,同盟国(德国、奥匈帝国和意大利)在脆弱的战略平衡中,摆开阵势抗衡协约国(俄罗斯帝国、法国和英国)。大国竞争和帝国冲动在19世纪末引发了“非洲争夺战”,导致该大陆在20世纪初被大规模地快速殖民化。而在中东,曾经不可一世的奥斯曼帝国成为“欧洲病夫”,由于周边沿线的冲突和国际政治纷争而四分五裂。

如今,类似分歧占据着从欧洲到中东的头条新闻。叙利亚内战,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领土上激进的哈马斯之间的敌意,俄罗斯在乌克兰境内不断捣乱,所有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更深刻、令人深感震惊的疾病——现有全球秩序瓦解——的最公开症状。

就像在1914年,极端主义意识形态当前愈演愈烈。而在20世纪初,民族主义、帝国主义和军国主义的狂热破坏了欧洲国家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冲突之后达成的脆弱的地缘政治平衡。

如今,诸如“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等组织的激进的世界观很有可能会在中东点燃宗派大火;猖獗的帝国主义冲动推动俄罗斯吞并了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半岛;如果在乌克兰坠毁的马航MH17航班是被俄罗斯或乌克兰分裂势力蓄意击落,那么俄罗斯和西方国家将进一步走向对抗。

7月30日,七国集团领导人发表联合声明,威胁如果俄罗斯不选择缓和乌克兰局势,七国集团准备加大制裁,让俄罗斯付出更大代价。尽管美国总统奥巴马不承认西方社会与俄罗斯进入了“新冷战时期”,但此次美欧的联合制裁是自冷战结束以后最广泛和严厉的。铁幕徐徐拉开,俄罗斯正在被孤立于以欧美为主的主流世界之外。

报道称,俄罗斯似乎早已做好了打算。俄新网报道,俄罗斯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阿列克谢?普什科夫日前推特中写道:“奥巴马将不是作为维和人士被载入史册,大家已经忘记他的诺贝尔和平奖,他将作为开启新冷战的美国总统被载入史册。”

《新冷战》一书作者爱德华。卢卡斯称,乌克兰东部地区地势平坦,景色平淡无奇,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雏形很可能正在这里形成。

上个世纪初,国际体系缺乏良性霸权。相反,大国对立和王室家族中的宿仇是全球标准,所有的不稳定都是伴随这种状况而生的。

同样,今天的世界运行时没有一个全球性“警长”。在过去的6年里,奥巴马政府已经系统性地退出美国在二战后承担的全球守望者角色,收缩其外交政策视野,并减弱其军事能力。

而且,尽管全球性威胁日益增大,奥巴马政府还是选择这样做。美国头号间谍——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去年曾表示:“在我近50年的情报生涯中,我不记得什么时候我们在世界各地面临过这么多样化的威胁,要应对这么多的危机局势。”

不过,历史从来都不是完全相同的。不过,以古鉴今,历史上有足够的实例,希望奥巴马总统能够行使领导权利,使美国及其盟国不要走上通往战争的危险道路。乌克兰需要签署一个真正的停火协议,乌克兰的未来应该与德国、俄罗斯和美国协商。无论喜欢与否,受国际事件推动,在第二个总统任期里,奥巴马正在成为一个外交政策总。乌克兰可能会成为他最大的考验。

国防大学教授韩旭东分析称,世界性战争是当今世界必须正视的战争形态。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世界性战争已进入第三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发生在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之间;第二阶段则是全球出现的殖民战争,一战和二战是其特殊表现形式;目前全球进入了新的世界性战争的时代。其主要特点是:外层空间、网络空间和海洋空间等成为博弈的主战场;技术较量成为博弈主线;参与较量的国家数量空前等。

当下外层空间、网络空间的较量大都围绕着海洋空间的较量展开。二战时期有关强国也非常重视海洋空间,美国的马汉还提出了海权论,主张重视海军力量、商船队和海外基地等建设,但这些还是为陆上争夺服务的。如今我们重视海洋的目的是为了争夺海洋。从全球海洋空间的争夺看,北冰洋、太平洋和印度洋是争夺激烈的地区。可以预见的是,为争夺海洋,未来全球有可能再度发生世界大战。

在第三次世界性战争时代里,如何发展军力维护国家利益,是我军发展的重要课题。事实上,为维护国家利益,中国军力应以这种世界性战争为基点来发展。这主要是因为:一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军力发展一直是维护“陆权利益”为中心进行的。随着海洋空间争夺战日益激烈,中国军力发展必须调整思路,由以维护“陆权利益”为中心,向以维护“海权利益”为中心转变。

二是在新的世界性战争时代,中国位于这种博弈与竞争的焦点地区,迫使我国必须以世界性战争为基点来发展军力。我国位于北冰洋、太平洋和印度洋的中心地带。我国海洋力量的发展牵动着各国的神经。在这种形势之下,我国需要发展军力,掌握主动避免被动。

三是随着我国国家利益海外不断拓展,我国海外利益遍布全球。由于美国正将其战略重心向亚太方向调整,矛头直指中国,我国海外利益受到美国的威胁越来越严重。如果没有全球性的军力,维护我国海外利益安全如同一句空话。

四是我国海空远程或海外作战能力十分有限。如果不以世界性战争的眼光认识海空军发展问题,我国海空军作战能力建设将会受到种种偏见的制约,或在维护我国海外利益能力的发展上受到更多阻力。结果导致我国海空军发展再次出现落后于时代的局面。我们不能再被动挨打了。我们必须以世界性战争为基点来发展军力,特别是海空军力。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